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天骄无双 > 第五百八十一章 那个红头发的男人

第五百八十一章 那个红头发的男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落雪脸色一变!
  
      它立刻用手指重重点在了枪身上,然后飞速后退!
  
      当它站在地上的时候……
  
      “落雪先生,最强神器的威力如何?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嘴角流出一丝鲜血,她无所谓的擦去,冷冷道:“我选择用这把隆奇努斯之枪对付您,可是我费尽心思才想到的法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枪已经毁掉了,早不是万年前的那柄无敌神器。现在在你手里的,这是一个残留一点神念的空架子,若轮真实的威力,它连计都罗喉瞬狱弓的十分之一都没有。你想必用了很多的心血淬炼和修复它吧?可惜,如今的它,只能算是一件还算不错的兵器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说的没错,它如今已经不是神器了。但是……上面至少却残存着一丝神念!这一丝神念,原本也没多大用处了,但是用来对付您手里的丝线,却是最好不过!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冷笑着:“万年前的历史隐秘,对我郁金香传人来说根本不是秘密。万年前,什么精灵神兽人神……全部都在这把枪的面前大败亏输!你手里的丝线来自于精灵神的遗物,但是这丝线神器拥有自我意识,它的意识之中牢牢的记住了曾经在这把枪上遭遇过的悲惨!它认识这枪上的那一丝神念!是它最最畏惧的神念!
  
      所以,一旦遇到这把枪,你的神器,就不是神器了!落雪先生。”
  
      落雪哼了一声,面色凛然。
  
      “可惜,你如果舍弃丝线不用……用别的武器,倒也可以胜过我这把枪……但是,别的武器面对计都罗喉瞬狱弓,却是不行了!落雪先生,不知道您会如何抉择呢?”
  
      落雪抿嘴不雅言,却忽然拧身再上!
  
      这一次他冲向了杜微微!
  
      一旁的陈道临已经施展出了弓月舞,但是落雪却瞬间忽然从他的身边游离而过!一丝隐隐的领域力量,硬生生的将陈道临阻拦了那么一瞬的功夫。
  
      而落雪已经冲到了杜微微的面前!
  
      丝线笔直的射了出去!杜微微长矛翻转,丝线立刻退缩!
  
      但是这一次,落雪却没有退缩!
  
      它反而拧身而上!
  
      长矛重重的抽在了落雪的腰间!
  
      落雪身子猛的一震,它一双眼睛里,却瞬间放射出金光!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落雪的手掌拍在了杜微微的长矛上!杜微微口中喷出鲜血来!
  
      天空之上仿佛落下了一个惊雷!
  
      杜微微连人带枪直接就飞了出去!
  
      仿佛流星一般,这一跌,就跌出去了足足千米!
  
      而落雪却已经身形一闪,就追了上去!不过是眨眼的功夫,就出现在了杜微微的身侧!
  
      杜微微咬牙,长矛再次横扫,落雪却轻盈的多闪开,冷冷道:“弓月舞,这是精灵族的绝学,以为我不会么!”
  
      连续三击,都被杜微微的长矛挡下,杜微微的隆奇努斯之矛,已经发出了难以支撑的悲鸣!
  
      虽然是最最坚固的上古神器,但是此刻,毕竟已经是残破了万年的身躯!
  
      可是等到落雪第四掌要拍下来的时候……
  
      忽然,天空上出现了一朵流星!!
  
      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光芒,那一道星光闪过!
  
      落雪愤怒的一声吼,身子被星光击中,立刻就朝着地面坠落下去!
  
      落地的时候,它才勉强站稳,只是口中已经喷出了鲜血来!
  
      抬起头来,落雪用复杂的眼神,看着远处!
  
      天空之上,陈道临手持瞬狱弓,用冰冷无情的眼神盯着落雪。
  
      计!都!罗!喉!瞬!狱!箭!
  
      落雪忽然心中生出了一股荒唐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……一百四十年了,自己居然又挨了这一招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再次一口鲜血吐在了衣衫上!
  
      落雪并非不强,他击退陈道临,重创杜微微。
  
      以一敌二,而且还是在它被杜微微算计,自己的神器无法使用,面对两个拿着神器,境界已经勉强算是领域,境界只比自己略微差了一线的对手!
  
      杜微微也已经落在了地上,她已经连续吐了好几口血,几乎连腰都快要站不直了。
  
      陈道临的情况烧好,他比杜微微多了一件神器,缺月五光铠是拥有自我修复能力的神器,当年杜维穿着它,甚至敢越级挑战半神级别的龙神。
  
      落雪吐完了血,身子却重新站了起来,它的脸色一片冷酷:“小丫头,你还有多少血可以吐?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脸色苍白,却目光平静:“绝对比你的血多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她忽然伸手探入胸前,然后捏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来,丢进了嘴巴里……
  
      瞬间,杜微微的气势就不同了!
  
      她分明已经衰弱下去的生命力,陡然之间就旺盛了起来!
  
      只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,就仿佛恢复到了她最巅峰的状态!
  
      就连脸色的苍白,也都恢复了过来!
  
      落雪的眼神越发的难看了:“泪光晶坠!哼,你郁金香家的神器果然很多!”
  
      泪光晶坠,蕴藏了无数的生命力,专门可以用来补充生命力的损耗!
  
      若是把这东西含在嘴巴里的话,面对同级别的对手,只要不是一击秒杀,那么几乎就可以保持不死之身!!
  
      昔年杜微微就是靠着:缺月五光铠,瞬狱弓,泪光晶坠……这三件宝物,以领域级的实力,越级挑战半神的龙级!
  
      有泪光晶坠,杜微微可以算是化身成为了一个人形的血牛肉盾了!
  
      而这个时候……
  
      陈道临已经将瞬狱弓挽起!
  
      弓弦被他拉扯开来,在手腕上反复缠绕了三层!
  
      三倍速•计都罗喉瞬狱箭!
  
      那一道星光击中落雪的时候,落雪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,被这流星射得远遁数千米!
  
      可是它手中丝线,却反而被它丢了过来!一下就缠绕上了陈道临的身体!
  
      丝线从铠甲的缝隙之中勒了进去,然后忽然一扯!
  
      嗤!
  
      陈道临全身上下,出现了无数道血痕!鲜血喷洒而出!
  
      他站立不住,砰的一下单膝跪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丝线立刻飞上天空,然后落在了远处的落雪手里。
  
      落雪已经披头散发,面色呈现出了淡金色。
  
      杜微微飞身跃到了陈道临的身边,从口中掏出泪光晶坠,就塞进了陈道临的嘴巴里。
  
      落雪的眼神越发的阴霾了!
  
      而此刻……
  
      忽然之间,落雪满头的乱发,从发梢上,那金色的头发,既然慢慢的……蜕变成了白色!
  
      而落雪原本的脸庞上,那白皙如玉的肌肤,忽然就隐隐的闪现出了一丝淡淡的衰败!
  
      一丝一丝细细的皱纹,出现在了它的额头和眼角!
  
      “它…好像在瞬间老去?”陈道临吐了口血,将泪光晶坠还给了杜微微。
  
      他的神色有些古怪,这东西毕竟是从杜微微嘴巴里取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杜微微却并没有在意这些,只是凝神看着落雪……然后,她轻轻叹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果然如此,看来我猜得一点都没错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果然如此?”陈道临问道。
  
      杜微微忽然往前走了一步,望着天空上的落雪,一字一字缓缓道:“落雪先生……果然如此!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把手里的长矛拄在地上,喘了口气,苦笑道:“……当初在大圆湖畔,你和赤水断先生一战,不分胜负。可赤水断先生后来曾经对我有言,说他心中并不开怀。只因为,以昔年诸位前辈的天赋和实力,赤水断先生虽然骄傲,但是他却亲口自承,他的天赋是不如落雪前辈您的。
  
      而一百四十年前,赤水断先生实力就要弱于落雪先生您,可过了一百四十年后的,赤水断先生却能在大圆湖畔和您分庭抗礼,这个结果,赤水断先生也心中并不认同的。所以……到了现在,我才明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明白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落雪在天空之上,冷冷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居然将自己的力量太多太多浪费在了维持生命力上!也就是说,您把太多的力量,用来压制生命的衰老!您是想试图尽量演唱自己的生命,好能争取更多的时间,守护这个世界的平衡?维持那个可笑的和平契约么?”
  
      落雪的脸盘仿佛已经苍老了二十岁。
  
      它冷冷道:“你认为可笑的事情,在我看来却并非可笑!昔年我也曾经想过,如你一般的心思,毕其功于一役!可惜……我却明白了,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意义,生灵涂炭,死掉数十万,数百万的生灵,却为了争夺那一片土地……人若是死光了,争下的土地却如何?为何不能共处在一片天空之下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认同您的观点。”杜微微笑道:“若这个世界上没有兽人,只有精灵族和矮人族以及人类的话……我绝对愿意看着人类与精灵矮人共处。但是我方才说了……兽人是不同的!!人类永远不可能和一个视自己为食物的种族长期和平相处下去!一百多年的和平已经够久的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可这是你的先祖杜维和我共同缔造的约定!!”落雪愤怒的低吼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世界上的事情,此一时,彼一时!哪有什么事情是永恒注定的!就算是去年发生的事情,今年出现变化都是寻常,何况是一百四十年前?几代人都过去了,偏偏您却要守着您那一代的约定……岂非可笑。落雪先生,放弃吧,纵然您再神通广大,也不可能让羊不吃草,不可能让狼不吃羊!
  
      纵然您今天能侥幸压制下我们两人……逼迫郁金香家放弃这个计划。
  
      但是……您总有一天会死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可你是杜维的后代!难道你不该遵从你先祖的契约吗?”落雪质问。
  
      杜微微掩嘴笑道:“您大概没有真正了解过我先祖的性子,对于先祖而言,是根本不管什么身后事的。他就曾经有一句名言;我死后,管他洪水滔天!”
  
      一旁的陈道临听得直咧嘴……
  
      这句话是杜维的名言?妈的穿越者抄袭可耻啊好不好!
  
      落雪依然还在继续衰老。
  
      他的容貌仿佛再老十岁!
  
      头发已经变得有一小半都花白!
  
      尤其是它的容貌,看上去就如同四五十岁的人类一般!
  
      “落雪先生,您已经压抑不住生命代谢的反噬了吧?”杜微微叹了口气:“若只是面对圣阶的敌人,您以境界碾压,自然轻松至极。但是……如今面对两个境界只比您低了一线的敌人……的确,我们两人之中任何一个,若是单打独头,只能被你痛宰的份儿,但合力在一起……纵然胜不过您,但是靠着我们手里的这么几件神器,把您拖到油尽灯枯的地步,还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可以在死前拼着杀了你们。”落雪冷冷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死了……您也元气大伤,生命力的代谢再也无法压制,您的寿命还剩下多少?
  
      两年?三年?
  
      那个时候……这世界会是什么样子?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继续笑道:“人类可以没有我,没有达令陈!我们还有数千万人口,还有无数魔法师!以如此庞大的人口,再涌现出几个豪杰来,绝不难吧?别的不说,只说现在人类之中,那西北的帝国统帅帕宁,便已经是圣阶了!
  
      可您若是死了……请问,北方还有谁?
  
      精灵族之中,还有人可以代替您,抗衡人类么?
  
      兽人呢?铜虎已经半残之躯!
  
      矮人族?早已经堕落了百年!
  
      若是您死了……只怕人类倒是再次大举进攻,三族就是王族灭种之日了!
  
      落雪先生,您一定要在今天,耗尽您的生命么?
  
      您……迟早会死的。”
  
      落雪无言。
  
      他已经压制住了生命力的反噬……
  
      多年来,强行用自己的力量压制生命力的衰退,实在耗费了它太多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所以它才会被昔年的手下败将赤水断追上!所以它今天面对两个小辈,居然有了几分力不从心的感觉。”
  
      落雪沉默了下来,它仿佛在静静的思索着什么问题。
  
      仿佛过了许久,落雪忽然笑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昔年杜维找我停战的时候,我就已经很清楚……我这辈子没有可能晋级神级了,我的天赋终究是差了一筹。我们那一代对手,赤水断惊才绝艳,你先祖杜维也是天赋过人……但实际上,若论天赋,他们两人都不如我。可偏偏,杜维最后修炼到了比我更高的境界……那只能说是他得有奇遇。
  
      我们定下了契约,我觉得这个契约很好……我便愿意守护这个约定。
  
      而当你的先祖杜维,忽然有一天离开了这个世界……我就明白,守护这个契约的担子,便在我一人肩上了。
  
      我既然没有可能晋身神级,那么,我剩下的生命力,唯一要做的,大概就是……尽量让自己活得长一些。
  
      为此,我耗费了许多力量,逆转了自己的生命衰弱规则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因为如此,今天我若要击败你们两人,也不至于如此棘手。
  
      我不否认,如今我骑虎难下。
  
      若想现在收拾掉你们两个,我还有办法。只需要放弃压抑生命力衰退就好……可生命力衰退的规则一旦逆转,这么多年来被压抑着,我若是一朝放手的话……反噬的力量则是以成倍增长了。
  
  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有代价。逆转生命便是如此,压制得越厉害,反噬的就越强。
  
      我若是现在放手的话,反噬的速度会是我压制的十倍。
  
      我一年,便要耗费十年之寿。
  
      也许今天杀了你们,我最多就只剩下数年寿数了。
  
      这些,你都算计到了?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轻轻点头:“不错,我在大圆湖畔见到您的时候……您的相貌风采,我便心中留下了疑问,我问过赤水断先生。
  
      他只回答了我一句话: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  
      非常巧的,就在前些日子,我遇到了一位和您一样,用了特殊的手段来留住青春的人,她……也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我曾经也把这句话转告给了她。”
  
      落雪沉默。
  
      那句“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”这句话,让落雪心中若有所思。
  
      一个残酷的抉择,摆在了落雪的面前!
  
      拼着自己承受生命规则的反噬,今日在这里击杀这两人!
  
      落雪当然能做到!
  
      但是……杀了他们之后……落雪自问最多也就剩下几年的寿命了,几年后自己死了……那么,兽人也好,精灵族也好……那就真的彻底完蛋了!!
  
      以人类的人口基数,文明程度……加上人类还有圣阶高手的存在……
  
      到时候,三个种族,当真是死无葬身之地!
  
      只怕会比今日的局面更凄惨十倍!
  
      不杀这两人……今日选择退却……那就等于是……接受和平契约彻底撕毁,而且……接受今日的彻底失败!
  
      这对于骄傲的落雪而言,是何等的残酷!
  
      它不惜耗费力量,换取生命,原本打算用一生来把当这个世界的裁决者作为毕生事业的落雪而言,这是何等的一个讽刺?!
  
      沉默了会儿,落雪忽然开口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的要求?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身子一震,她立刻飞快道:“兽人立刻北上,兽人王国的土地归于罗兰所有!冰封森林也归还人类!至于各位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落雪大人,精灵族兽人族矮人族,原本就是一百四十年前来到这个大陆的……既然你们能来,为何就不能回去?”
  
      落雪身子一震!
  
      “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轻轻道:“人类的文明,将会在未来的十年或者数十年内,迎来一个爆发式的发展!您根本想象不到,我的先祖给我们留下了何等宝贵的财富!郁金香家储备了大量惊人的力量,这些东西一旦推广到外界来,在十年内,人类文明的力量总数,就能翻出几倍!
  
      到那个时候,战争的形式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的,,落雪大人。与其等着人类变得强大无比之后,驱赶你们离开大陆,或者是灭绝你们的种族,不如趁着现在,离开吧。
  
      我听说那个地方虽然贫瘠,但终究是平安的,那个地方……你们不用和人类这个强大的种族为邻。
  
      相信我,落雪先生,你们消失在这个大陆上,只是迟早的问题。只是方式不同的问题,是体面的离去,还是……在未来被血腥屠杀灭绝。”
  
      落雪面色苍白。
  
      “我真的……很想现在杀了你。”
  
      落雪盯着杜微微,一字一字:“你远比你的先祖杜维,更加恶毒!更加残忍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会认为这是对我最大的赞美。”杜微微弯腰行礼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三年!我们需要三年时间做迁徙的准备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杜微微立刻道:“作为诚意,我愿意代表郁金香家承诺,我们愿意为三个种族的迁徙回归,提供部分需要的物资,粮食,衣装……当然了,军事类的物资,是不会有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铜虎……让它活着回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残疾的家伙,我可以留下它的命。除非它一夜之间变成了神级,否则的话,它断掉的手臂和腿,不会长回来。”杜微微笑道:“我甚至可以把这次战败的兽人军队放回去。你们的迁徙准备,肯定需要大量的劳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很好,三年时间,这是一个约定!三年内,人类不得趁机向我们发动任何形式的进攻……如果你违约的话……郁金香家的小姑娘,我或许无法永远守护我的种族,但是我可以拼着生命力反噬,先杀了你,再杀光郁金香家全族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会给您这种机会的。”杜微微笑道:“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就会遵守这个契约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三年后,我们会迁徙,人类不得派军队以任何监视活着护送的名义追随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,我没有喜欢送客的习惯。”
  
      落雪长叹一口气,它忽然看了看北方……
  
      “这是一个新的契约,但愿……我此生不要再见到任何一个郁金香了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这个精灵族的绝世强者,身形飞了起来,消失在了天边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【新书《天启之门》已经开坑了啊,大家去看看吧~~推荐票也请转移到新书上去吧。
  
      嗯,天骄明天还会继续更新的。】
  
      `
  
      `
  
      ……(小说《天骄无双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r1152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