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天骄无双 > 第五百八十一章 那个红头发的男人

第五百八十一章 那个红头发的男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天骄无双》更多支持!
  
      第五百八十章【落雪的抉择】
  
      “我没听错吧?它刚才怎么叫的?”
  
      绿豆糕抓着陈道临的袖子:“你拍拍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也觉得一定是我们听错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哭丧着脸。
  
      可陈道临话音才落下,这条小金龙再次……
  
      “汪汪!”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弄出了一个什么怪物啊!”
  
      绿豆糕忽然叫嚷起来:“你还我宠物!!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还想叫你还我中华巨龙呢!!”陈道临用力抓着头发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……
  
      忽然,天空上,那原本被金龙撞得已经出现裂纹的空间壁障忽然同时碎裂消失掉了,一个声音从天空之上传来……
  
      “出来吧!达令陈!”
  
      绿豆糕一呆,捅了捅陈道临:“喂……好像是在叫你啊。”
  
      轰!空间破碎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陈道临和绿豆糕两人一起同时出现在了战场上,陈道临茫然看天,绿豆糕则是怀抱着一条金龙,一手还扯着陈道临的袖子。
  
      两人就站在落雪和杜微微的中间!
  
      “我们……出来了?”
  
      天空上已经昏暗,太阳西下,余晖渐渐淡去。
  
      战场上厮杀之声震天,远处郁金香家的骑兵正在那面金色火焰郁金香旗帜的带领之下,一次一次的冲向兽人的阵列。
  
      那些被割裂在郁金香家本阵之中的虎族战士,抵抗声已经渐渐消失……
  
      忽然出现在这里,陈道临和绿豆糕都有些茫然。
  
      但是很快……
  
      “杜微微!!”陈道临忽然冲了上去:“你把卡门院长弄到哪里去了?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笑看着陈道临:“放心,她没死。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,她不会再来找我麻烦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陈道临忽然有些不妙的感觉:“你到底把院长大人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她不是喜欢永葆青春么?我干脆让她的青春更持久了一些……嗯,就是这样。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没有听明白,但是杜微微却不愿意解释了:“好了,放你出来是有事情叫你做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?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绿豆糕!”杜微微忽然叫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绿豆糕似乎有些犹豫:“你……你想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的兄弟已经回大雪山了,你呢?你是打算在这里帮我打架,还是帮着外人来打我?”
  
      绿豆糕犹豫了一下,摇头:“我打不过你,也不会帮外人打你。可是你要做的事情我不认同,我也不会帮你打架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看了一眼落雪:“这个家伙……我也打不过,所以,我还是回大雪山去。”
  
      看了看陈道临:“喂,这个小东西怎么办?到底算是你的还是我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是我的!”陈道临咬牙,可是他也看见了落雪,此刻身在战场,也自然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:“我和你一起走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能走。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冷冷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?”陈道临皱眉。
  
      “你应该看见了,我们正在和谁战斗吧。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不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你应该也不难发现,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战斗吧。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脸色越来越难看——他当然能认出周围的地形,这里距离新城绝对不会太远,根本就是他的地盘!
  
      “你看见地上这个家伙了么?它就是铜虎。”
  
      好吧……陈道临看见了,地上那只已经变成残疾人的白毛老虎。
  
      “那么,你认得这位么?”杜微微指着落雪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见过落雪先生。”陈道临叹了口气,躬身行礼。站起身来,陈道临皱眉看着杜微微:“说吧,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位落雪先生要当这个世界的裁决者,而我则是它认为的这个世界的不安因素,所以……它不远千里来到这里,我猜它接下来要做的,就算不是杀了我,也会想办法把我击败然后找个地方封印起来吧。”杜微微笑着:“所以,我觉得你应该留下来帮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陈道临冷冷看了杜微微一眼。
  
      不等陈道临说话,杜微微淡淡道:“你既然看出来这里是什么地方,我的军队在这里和兽人作战……难么,以你的聪明,你应该不难猜出,你的那些人在什么地方吧?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说不出话了。
  
      “蒙托亚带着你的千余人马已经和我的军队混编,从侧翼去包抄兽人的后路了。你在兽人那儿设的棋子,那个叫雷的家伙,我也已经请来参战了。
  
      你的女人,巴罗莎,洛黛尔她们,还有你的弟子艾妮塞。你的部下皮埃尔男爵……所有人此刻都在罗瓦城。“
  
      杜微微冷笑道:“我就站在这里,兽人就在面前,如果我今天输了,那么郁金香家就输了!蒙托亚会战死!那些为你效力的士兵会战死!我知道你或许有本事一个人逃脱,你甚至可以带着你的女人一起跑掉,但是罗瓦城里有数万民众!有上万人都是信奉你的无双教,一腔赤诚的跟随你,信任你……你忍心看着这些人死?你忍心看着我输掉这场战争之后,兽人如潮水般南下,然后淹没罗瓦城,寸草不生?
  
      你应该知道,兽人是可以拿我们人类当粮食的。
  
      陈道临,你如何抉择?
  
      走,还是留?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说不出话了。
  
      旁边传来一声叹息。
  
      落雪忽然轻轻道:“我会让兽人退兵,铜虎已经重伤,我只希望把它带回去,然后留下它的命。战况可以到此结束……达令陈吗,我落雪可以保证,她说的那些悲剧,是可以避免的。
  
      这不该是你的战争。
  
      不,这是一场本就不该有的战争。”
  
      “虚伪!!!!!!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忽然用尽全力,大声吼了出来!
  
      她怒目圆瞪,看着落雪,忽然脸上充满了怒气!
  
      “落雪!!!你虚伪!!!!!何其虚伪!!!何其无耻!!!何其自以为是!!!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挥舞手里的隆奇努斯长矛,指着远处:“睁大眼睛看着吧!!它们是什么!它们是兽人!!一个可以把人类当做食物的种族!!!这世界上,或许有许多仇恨都可以化解,我甚至相信就算是再大的仇恨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都可以淡化下来!
  
      但是……一个以人类为食物的种族,怎么可能和人类永葆和平!!
  
      落雪!你何其虚伪!!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胸膛起伏,对着陈道临大声咆哮着:“达令陈!睁大你的眼睛看着!!它们是兽人!!它们是羊,人类便是草!!它们是狼,人类便是羊!!!人类和兽人之间,无所谓仇!无所谓恨!!但种族的本能,就决定了我们两个种族永远不可能共处在同一片大地上!!
  
      这种战争,无论是迟还是早,总要爆发的!
  
      今天我们不战,明天也会战!明天不战!十年,二十年,一百年,两百后,还是要战!!
  
      落雪!你以为你这是仁慈?你以为你是圣人!你以为你这是无私高贵?!
  
      错!你是这可笑的试图以一己之力,约束两个种族的天性!!
  
      你现在说可以约束兽人不南下……你死后呢!
  
      也许你一百年后才死,也许你明天便死呢!
  
      总有一天,这涛涛洪水,再无堤坝阻拦的时候,它会泛滥天下!!
  
      今日我耗费心血弄出来的局势,绝不会放弃!!!
  
      达令陈,你助不助我!”
  
      你助不助我!!
  
      这个问题,犹如凿子一般,一字一字凿在陈道临的心头!
  
      陈道临心中瞬间万念交错,终于深深吸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对不起,落雪先生。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挺直了腰杆:“若是在一年前,半年前,甚至是一个月前,或者是这场战争打响的前一天,我都愿意阻止这个女人发疯。因为我也一直和你所想的一样,我觉得这不是我的战争。
  
      但是……现在我已经站在战场上了,现在两个种族已经在血腥的厮杀了。
  
      这种时候,再谈论什么崇高,怜悯,仁慈,在我看来,都已经是空话。
  
      我是人类。那么,我此刻就算不站在郁金香家的立场上,我也必须站在人类的立场上。
  
      局面既然如此,与其……为了心中那点怜悯和仁慈,故作圣人的放弃……还不如顺势而下,解决掉这件大事!否则的话,来日若这种事情无法避免还会发生的话……后人问起,当日我们的先人为何错事良机……我恐怕会无颜面对的。
  
      何况……我的私心告诉我哦,此刻和兽人拼杀的,也有我的部下,我忠诚的信徒……哪怕是为了他们的生命,我也只能选择……
  
      一战!”
  
      落雪已经叹气了。
  
      而杜微微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绿豆糕,带着它离开。我若不死,便去大雪山上找你要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陈道临一摆手。
  
      绿豆糕哼了一声:“我不是人类,你们的战争我不插手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这个少年怀抱金龙,飞身跃起,几起几落,在战场之上就消失在了天际尽头。
  
      落雪立在那儿,衣衫无风自动,淡淡道:“那么,就动手吧。杜微微,让我看看你到底为什么如此有信心能对付得了我。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古怪一笑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她忽然对着陈道临叹了口气:“达令陈……对不起了,可能会有点疼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呃?你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看枪!”
  
      两人原本站的就极近,而且陈道临自从决定留下助战之后,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放在了落雪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……
  
      杜微微忽然举起隆奇努斯之枪,长矛从后面狠狠的捅向了自己!
  
  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而且杜微微的实力又是如此强大!陈道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!
  
      长矛直接从他的腰部扎了进去,将他的身体贯穿!!
  
      陈道临愣住了。
  
      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惨叫,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,只是这么呆呆的看着杜微微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你?”
  
      “战后我会向你赔罪的。”杜微微苦笑,她手腕一转……一道金色的光芒顺着长矛而下,在陈道临的身体上爆裂开来!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陈道临身子顿时血花绽放,腰间鲜血喷洒,整个人就被挑得飞了起来!!
  
      ……可也就是在这一刻!陈道临的脚踝上,忽然有一条金色的光环闪现!
  
      金色的光芒很快变成了五色光彩!
  
      随即这五色光彩瞬间将他全身裹在了里面!
  
      精妙的铠甲,华丽无匹的魔法纹路……还有那隐隐的,让人窒息的神力气息!
  
      仿佛流淌出的鲜血,瞬间就倒流了回去,悉数被一股力量压制之下,流淌回了他的身体之中!而那腰间的已经被一团五色光芒护住,五色的光芒很快就幻化成了一片华丽的铠甲……
  
      当陈道临带着五色光芒缓缓落在地上的时候……
  
      落雪的眸子里,忽然出现了一丝无法抹去的迷离之色。
  
      它低声喃喃道:“缺月五光铠……缺月五光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杜微微的脸上,已经绽放出了一丝笑容来。
  
      她忽然摊开手,轻轻一抛……
  
      “接弓!”
  
      一道五色光芒,落在了陈道临的手中!
  
      那光芒闪现之后,陈道临的双手之中,边多出了一样东西!
  
      狭长的弓身,带着如弯月一般倒刃的弓角,以及那仿佛流淌着月光的弓弦……
  
      “计都罗喉瞬狱弓!”
  
      落雪再次失神了。
  
      眼前看着面前的一个人,身穿缺月五光铠,手持计都罗喉瞬狱弓……
  
      这个场面,怎能不叫他心驰神飞?
  
      怎能不让他百感交集?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陈道临此刻的感觉,却绝不好受!
  
      以往每次召唤出缺月五光铠,他都是昏迷濒死状态!而且,赤水断也告诉过他,因为缺月五光铠里蕴藏着残留的神力,所以这么强大的力量,以当初陈道临的承受能力是绝对掌控不了的,若是在清醒状态下召唤这件神器,那么唯一的下场,就是因为以凡人的力量去操控神力,最终自己粉身碎骨,神智碎裂!
  
      所以之前每次,他都是昏迷过去,然后把身体交给缺月五光铠这件神器去操控……所以以前每次,与其说是陈道临穿着神器在战斗,倒不如说,是他只是被动的躲藏在神器里,然后神器靠着自我的战斗本能意识在战斗。
  
      然而这一次……他却是清醒的!!
  
      那充沛的神力,仿佛如潮水一般,不停的在他的身体里冲刷!原本重伤身躯,几乎瞬间就被神力修补完毕!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脑海深处,仿佛有百万千万人在呐喊,在祈祷,仿佛无数的念力都在涌入他的意识之中……
  
      这些只是神器之中残留的神力,残留的神力本身带来的信仰之力的痕迹而已。
  
      陈道临却只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空间快要爆裂开了!
  
      虽然已经是圣阶的境界,但是他却忽然发现,一切圣阶的规则利用,在神力的面前,却无所适从。
  
      就仿佛要把千百万人同时走过一条独木桥!
  
      区区圣阶规则,无法承受!
  
      然而,就在此刻,一丝意识空间深处的漩涡开始转动了!
  
      他那原本纯粹如白纸一样的意识空间,忽然疯狂的壮大了起来!
  
      只是在一个瞬间,白纸之上,就变化万千,无数的规则,无数不同的元素,交相辉映,在神力的信仰之力带来的千百万复杂的各种规则的引导之下,做出万般变化!
  
      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的“五行微义”疯狂的自我运转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金!木!水!火!土!
  
      几乎每一种不同的世界本质,都因为这超强的神力灌输,超强的境界灌输,而瞬间冲到了顶峰!
  
      五行微义,大成!!
  
      陈道临就感觉到脑子里,仿佛瞬间有无数的意识,无数的感悟充斥进来。他陡然大吼一声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落雪已经抢先出手了!
  
      它本能的感觉到了陈道临穿上了缺月五光铠,得到了计都罗喉瞬狱弓之后,仿佛整个人的气势就不同了!
  
      落雪实在是太熟悉这一幕了!!
  
      这一幕,在一百多年前,它就不知道看到过多少次!
  
      更何况,它本就是精灵族!对于精灵族的这两件神器,它如何不熟悉?
  
      手腕上的那根丝线忽然笔直的刺了过去!
  
  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丝线就刺到了陈道临的面前!
  
      丝线的一头,点在陈道临的胸铠上,砰的一声,胸铠轻轻破裂了一点!
  
      落雪手腕上的丝线亦是神器,神器对神器的碰撞,顿时发出了惊天的灿烂光芒!
  
      这一瞬间,整个天地,整个战场上,不论人类还是兽人,都看见了那璀璨的一幕!
  
      一团光芒,从地面上腾空而起,仿佛爆炸的云雾,四散开来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缺月五光铠不愧是能自我修复的神器,那一点破裂很快就自我恢复了起来,而落雪的心却已经沉了下去!
  
      它刚才这一击,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对方的力量!
  
      不是圣阶!
  
      而似是领域!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五行微义大成!
  
      天地宇宙万物变化,无论如何,却总逃不过金木水火土这些元素。
  
      一旦五行微义大成,天下规则,也就再无迹可寻!
  
      既然已经超脱了原有的规则,那么……
  
      也就是所谓的,领域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陈道临,睁开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落雪已经再次动作。这一次,落雪手里的丝线,忽然犹如温柔的头发一般缠绕过来,可是其中蕴藏的力量,却所到之处,那一丝一丝的空间那裂缝,便是证明!
  
      陈道临,动了。
  
      仿佛本能一般,计都罗喉瞬狱弓在他的手中,以一个最最不可思议,却又最最妙不可言的方向,轻轻一划……
  
      弓月舞!
  
      随着陈道临的身形移动,落雪的丝线一层层,一层层的裹上了计都罗喉瞬狱弓之上!
  
      然后,嗡的一声,被全数荡开!
  
      领域对领域的碰撞!
  
      这一次,陈道临哼了一声,他往后退了几步,感觉到脑海意识空间里那个已经被五行元素力量规则所盛满的漩涡,狠狠的震荡了一下!
  
      力量,还是稍微弱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杜微微冲了上去!
  
      长矛挥舞,隆奇努斯之枪绽放出了惊人的光芒!
  
      尤其是此刻,仿佛天空之上,那一颗悬挂着的扫帚星,陡然大亮!
  
      长矛仿佛裹着灿烂的星光,刺向了落雪!
  
      落雪回身,丝线缠绕过来,可是这一刻,意外的事情发生了!
  
      它手里那堪称神器的丝线,刚刚缠绕上了隆奇努斯之枪,忽然就发出了一声仿佛恐惧的尖叫!
  
      神器本身蕴含的意识,忽然出现了极度的抗拒!
  
      这分明是神器本身发出了悲鸣哀嚎,是恐惧!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